设为首页 | 收藏
当前位置:首页 > 资讯 > 娱乐

《寄生虫》的味道,其实很不好

2020年01月12日

观众对于《寄生虫》的期待是高的:

毕竟,是奉俊昊+宋康昊这样的顶配组合。

结果,不负众望。

去年5月份,《寄生虫》成了韩国第一部拿下戛纳金棕榈奖的电影。

从那时候起,《寄生虫》的口碑与票房,节节高升。

韩国本土,横扫青龙奖包括最佳影片,最佳导演在内五项大奖,观影突破千万人次。

在咱这,尽管没有公映,但豆瓣上已有超过53W人打出了8.7分。

这分数,在豆瓣条目中,仅次于奉俊昊的另一部神作:《杀人回忆》。

北美那边,包括《时代周刊》在内的各媒体,纷纷公布其年度十佳电影,《寄生虫》基本都上榜。

刚过去的金球奖,又拿到最佳外语片。

虽还没公布最终提名名单,但《寄生虫》的奥斯卡之旅,斩获最佳外语片基本是板上钉钉的事了。

悬念只在于,它能否连奥斯卡最佳影片也一起拿下?

这边颁奖季还没结束,那边厢,HBO和NETFILX又经过竞标后,由HBO拿下本片的美剧改编权,导演依然是奉俊昊。

今个,就聊《寄生虫》。

这时候聊这片子,对我来说时间不错。

因为很多朋友看过了,所以可以有些剧透。

毕竟,这片子不聊剧情,不好展开。

当然,没看过的朋友,以下内容请谨慎。

1

《寄生虫》讲的是贫富对立的两个阶级。

再细分,又分为三层。

第一层,是那富得流油的朴社长一家为代表的富人阶级。

第二层,则是金基泽一家为代表的,为朴社长一家做佣人,司机,家教的贫穷阶层。

第三层,是偷偷居住在朴社长家地下室的雯光夫妇(严格说来应该是其丈夫)。

讽刺的是,搬进这套大房子这么多年了,朴社长一家依然不知道有这个地下室的存在。

所以,如果说金基泽一家,代表至少可以看到天日的贫穷阶层。

那么雯光夫妇则属于暗无天日的地下贫穷阶级。

这三家人,则构成了本片片名所示的:寄生与宿主关系。

寄生虫,词条有云:

在宿主或寄主体内,或附着于体外以获取维持其生存、发育或者繁殖所需的营养,或者庇护的一切生物。

有钱的朴社长一家,自然是宿主。

而靠着给朴社长一家干活以谋求生存的金基泽与雯光一家,则属于寄生虫。

如果用金字塔来形容,朴社长就是顶层那少数人。

至于处于底层的两家“寄生虫”们,则还要相互争个你死我活。

可悲的是,在这样的金字塔中,寄生虫永远是垫底却最多的那一群。

2

《寄生虫》的贫富阶级差距,在奉俊昊手中,还不足以构成最大的矛盾点。

片中,并没有说明朴社长的钱来自于不义之财。

也没有告知金基泽和雯光两家的状况是由于好吃懒做。

相反,这两家人各有特长,否则,也不会得到朴社长一家的青睐。

所以,穷人就是好的,富人就是坏的这种脸谱化,在《寄生虫》中不存在。

更多的,《寄生虫》显现出来的,是极端环境下的两极人性。

光说极端环境的对比,片中一再用细节表示。

大雨夜里:

朴社长家的大房子,可以让小儿子在庭院中搭起帐篷睡觉。

没关系啦,帐篷是美国造的,不会漏水。

而金基泽位于地下室的那个家,则粪水泛滥。

手机信号:

在金基泽家,得将手机举高,到处寻找位置,才找得到信号点。

而朴社长家,即使连地下室,信号都是那么好。

这样对比明显的环境下,本片并没有讲述穷人奋起直追的鸡汤。

而是这两极环境下,人,能去到多恶的境地?

在这方面,本片挖的很深。

所以,说《寄生虫》内核暗黑,我想并不为过。

拿雯光和金基泽一家来说,因为穷,所以他们就有了作恶的理由。

作为朴社长前管家的雯光,因为工作之便,将丈夫偷偷养在主人家地下室长达4年多。

每次,雯光都偷偷从朴社长家拿走食品,去喂养不见天日的丈夫。

金基泽一家,则是通过逐个击破的方式,一步步都成为朴社长的家庭员工:

儿子成为朴家大小姐的英文家教;

女儿成为朴家小少爷的绘画老师;

金基泽成为朴社长的司机;

老婆则成为朴家的大管家。

而这样的进阶方式,全靠骗。

不光骗,全家人通过耍各种手段,排除异己,挤走朴社长家的原司机,原管家,最终达到登堂入室的目的。

结果,令金基泽满意:

现在是连招个保安,都五百个大学生抢破脑袋的时代。

可咱们实现了一家全就业了。

把我们每个月的工资加一下,每个月从他们家弄来的钱,可不是小数目啊。

这种寄生状态,全靠宿主的给予。

宿主朴先生家,负责招聘这些家庭员工的,是朴太太。

金基泽一家对她的评价是:

单纯且善良。

对了,不是我们字面理解的意思,换言之其实就是:

傻,好骗。

这就是奉俊昊打造的,在一种极端富裕的条件下,人性走向的另一个极端之恶:

冷漠,自私,虚荣。

体面光鲜的表面,掩饰的则是内在的虚伪。

这是一种有钱才有资本的极端。

就如朴太太,非要从没有绘画天赋的儿子所画的涂鸦中,找出儿子的天赋。

如果有老师说他没有天赋,在朴太太眼中,是老师不合格。

朴社长一家周末要金基泽一家人来加班,从来不会问对方是否方便。

只是告知:给你算加班补贴。

在他们看来,给钱了,金基泽一家就愿意为他们卖命。

因为习惯了什么都用钱摆平,所以,对于朴太太来说,很多事情处理起来就变得简单了。

而这种简单给钱的处理办法,却解决了金基泽一家最基本的生存需求。

所以,朴太太单纯又善良。

但对于生活和人性,显然,处于底层的金基泽一家理解得更为深刻。

金基泽的太太说了:

不是这家人好骗,尤其是朴夫人,也不是有钱又善良,而是有钱所以善良。

老实说,这些钱要都是我的,我可以比她还善良。

3

《寄生虫》如果按照结构来分,可以分为两段。

前半段,是金基泽一家渗透进朴社长一家的荒诞喜剧细分。

而后半段,故事基本发生在朴社长的房子中,因而又可以看成是一出密闭空间戏。

其中,则夹杂了凶杀,黑色幽默,悬疑等元素。

也正因为元素众多,因而,本片实则难以单纯地归类。

而随着后半段故事的不断推进,“味道”,则成为最终本片惨剧结局的重要导火索。

朴社长这么说道金基泽身上的味道:

在车里慢慢蔓延的味道。

就是那种,放了很久的萝卜干,又有煮抹布时散发的味道。

(金基泽)的整体言行举止在越线边缘试探徘徊,但最终又不会越线。

我承认他这点做得不错,但味道越线了。

(即使我)坐在车后座,味道也很大。

对于朴社长来说,这仅仅是是金基泽身上的怪异味道。

而对于金基泽来说,这却是两个不同阶层间的差距。

从此,他开始不自觉地在闻着自己身上的味道。

因为这个味道,直接把金基泽一家给打回了原型。

也一再提示金基泽:你们一家,其实依然是寄生虫本质。

所以,这样的寄生虫,即得讨好宿主:

面对朴社长一家,金基泽一家必须装得毕恭毕敬。

又得霸占宿主:

为了保住工作,金基泽一家还得和可能破坏他们饭碗的雯光夫妇斗智斗勇。

寄生虫还得和寄生虫斗。

片中,那寄生虫的味道,早已经超越了味道本身。

那是一种不同阶层间的格格不入。

就像金基泽之子站在朴社长家的房间,看着庭院里来来往往,衣着光鲜的体面宾客,失落地说着:

(外面的)大家都好体面啊,即使是临时赶来的,也能这么从容,特别自然。

而我,适合这里吗?

还有曾经,趁着朴社长一家人出游之际,金基泽一家占着那大房子喝酒享乐。

期间,金基泽太太一番蟑螂理论,又将金基泽一家打回原型:

如果这时候,朴社长突然回来,金基泽你这个人呢,就会像蟑螂一样迅速躲起来吧?

就像我们家的玄关灯一开,蟑螂就会迅速四散躲起来。

所以,《寄生虫》所说的这种味道,不仅不好,更兼残酷。

即使到了后来,金基泽自己也成为了贫穷的地下层一员后,儿子终于树立了一个目标:

赚大钱,买下房子。

寄生虫,想成为宿主。

但,就像当年的《杀人回忆》一样,奉俊昊提出了问题,却没有答案。

当年,基于真实事件改编的《杀人回忆》,没有答案是因为真凶在现实中还没有找到。

这次,在《寄生虫》中,奉俊昊没有给出答案,我觉得则是:

因为,努力就能成为宿主这一命题,在现实中,永远没人能够找到肯定的答案。


来源:腾讯新闻客户端

编辑:文世刚

责编:陈珺

0/300

全部评论